电花 | 小说:买米

     

买米

吴国斌

王抓住是阳阿县冶头镇泽西村的一个贫困户,自打两年前和县供电公司党员服务队攀上了“亲”,就三天两头打电话,这不,前两天他又来电话了:“常老弟,秋收后家里还有一些小米想卖,看能不能帮忙给联系个买家?”

抓住嘴里的“常老弟”,大名叫常跃亮,阳阿县供电公司的一名共产党员,黎明共产党员服务队队员。王抓住给他打电话,是因为2016年泽西村和供电公司确立为精准结对帮扶村时,村里经过核实、筛选,18户村民45口人确定为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供电公司黎明党员服务队与贫困群众实施一对一精准帮扶,作为贫困人口中的一员,他有幸和常跃亮“联了姻”。常年的走动、交往,不到两年时间里,王抓住就将常跃亮当作了县里的“亲戚”,而常跃亮也时不时将王抓住称为“自己的人”。

“好啊,有空我过去走一趟,你别着急好吧。”

答应了王抓住,常跃亮找到了同是党员服务队队员的蔡泽华、原志鹏:“得空咱们再去一次泽西吧,听说咱们结对帮扶的困难户们又有困难了”。

“你安排时间吧”回答很爽快。

周末得空。一大早,常跃亮联系了蔡泽华、原志鹏,由司机张翔开车,一行四人开始向近40公里外的泽西村进发。

大山深处的泽西村,东临沁河深涧,西靠蛤蟆岭大山,南有老圪堆挡路,北有沙帽山阻隔。全村共70户居民,180余口人,分住在泽西、石门两个自然庄。平日里,泽西庄的群众仅靠庄后山坳里那一片窄窄的梯田度日,石门庄的群众则紧紧依靠着村前的几十亩薄田生活,虽然谷子、柿子、豆腐等农副产品质高价优,但因山大沟深,处地偏僻,交通不便,村集体经济十分落后,群众生产生活十分艰苦。2016年,国家精准扶贫政策实施,阳阿县供电公司积极履行社会责任,与该村结成精准结对帮扶村。与此同时,村里的18个困难户也与供电公司的十四名党员一一认了“亲”。

冬日的阳光,刚在东边的群山后面露出半个脑袋,虽然天气晴好,却冷得要命。随着车辆的行进,县城渐渐被甩在身后,慢慢地,视线所到之处,除去散布于山坡沟涧之中的村庄农舍外,就剩下毫无规则零星矗立于旷野中的树木。路边的钻天杨早已落光了叶子,却还像哨兵一样整齐排列着的,成为冬日里的一道风景。

车过冶头镇,公路顺沟而下,车窗外的山势慢慢陡峭了起来。这条路是八九十年代阳阿人为冲出太行山,南下河南省而勒紧了裤带在大山之中开凿出来的出省公路,也是通往泽西村的必经之路。一路过来,虽然车窗外的冬日山景变得更为别致,可大家的心在泽西,在自己的“亲戚”身上。

九时许,在一个叫作窑头村的地方,汽车驾离了柏油路,拐上了左侧村庄间的一条土路。多次到泽西,常跃亮他们心里有谱:这里到泽西只有不到十公里的路程,虽然路窄弯多坡徒,但再有个把小时,肯定就能见到他的抓住大哥和其它乡亲们了。

然而,正当一车人热烈地议论着如何收购困难户的小米、如何运输、如何看望自己的结对帮扶贫困户等话题时,车子却一下子停了下来。

车辆扬起的尘土渐渐散尽,常跃亮他们这才看清:车头本就不宽的土路上,一大堆土石把去路堵了个严实。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何故。

好在都有村里的“亲戚”,下了车一打听,原来途中经过的东庄村正在修路,因正在施工挖山取石不安全,故而封了路。

怎么办?几经商量,常跃亮和蔡泽华的眼光渐渐聚集到了同车的原志鹏身上。原志鹏是供电公司黎明共产党员服务队队员,可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泽西村包村第一书记,结对帮扶队队长。前天回县里开会,听了常跃亮的请求,本想着周末了,和大家一块回泽西帮群众卖小米不会有任何问题,没想到半路却出了这个岔。

见常跃亮他们盯上了自己,志鹏也有些慌了。此地距泽西村少说也还有七八公里的山路,走路过去,那可是要费不少的功夫,何况还有群众的小米要带出山去买?好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他在泽西住过不少时间,也学到了山区农村解决问题的一些办法。看着有些焦急的常跃亮、蔡泽华,稍微一犹豫,他拿出了手机:

“王书记吧,我是原志鹏,公司里几个同事到咱村帮助困难户卖小米,可通往咱村的公路被东庄修路的施工队堵上了,看能不能让驻村帮扶队的小伍来车接我们一下”。

王书记名叫王少江,是泽西村多年的党支部书记,泽西村帮扶事务,他也是其中的主力。常跃亮清楚地记得,第一次来泽西村,就是这个王少江领着他和其它党员服务队的同事们走村串户,介绍泽西村的风土人情、群众生产生活、村集体经济发展等情况。在石门庄东头路边的那个破落小院里,正是王少江告诉他们那个坐在屋檐下台阶上剥着玉米棒子的汉子叫王抓住,告诉他们抓住一家是因为自己身体不好老婆常年有病从而导致贫困的缘由。由此,他才认识了最终成为自己帮扶对象之一的王抓住。

那时的泽西村,用电靠的是两公里之外临近江州县一个小水电站发出的电,不仅线路破烂电压低,而且一到冬季枯水期就常常停电。而村里环境脏乱差,群众吃水要靠个肩膀到村外的水井里挑,两个自然庄之间仅有一条不到两米宽的小路,王抓住和其它乡亲们一样,就是靠这条小路上地、出山,辛苦种植一些谷子、玉米、豆子养家。每到秋季,收获的谷子变成了金灿灿的小米,王抓住他们却因没有销路只能“守着金饭碗受穷”。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着,近一个小时后,山后传来的一阵轰鸣声打断了常跃亮的思绪。随即,一辆皮卡车挟裹着尘土,忽而出现在视线里,在路边等候多时的蔡泽华、原志鹏同时起身,和常跃亮一同走向在皮卡车旁。

简单的询问,留下司机看车,皮卡车载着常跃亮他们,重新驶上了那通住泽西村石门自然庄的高低不平、土石遍地的公路。

早知道今天县城里的“亲戚”要来,抓住今天特意起了个早。吃完饭,他快速找来了米袋、磅秤,麻利地装好了小米,五十斤一袋。

打电话的那天晚上,村西头的加工房里,他眼望着碾米机出米口源源不断的新小米,眼晴眯成了一条缝。机器隆隆地响着,以前的小水电可没有这么大的劲,自从村里来了供电公司的帮扶队,驻村队员和村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村里先后接上了自来水,建起了拉圾站,拓宽了村间小路,接上了大网电,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一变再变,两台四百千伏安的变压器,不仅使夜晚家家户户屋子里的电灯光更亮,加工房里的机器转得更欢更稳,十多户群众的房顶上还架上了光伏板。村头的那棵老白皮松树见证,常跃亮他们自从与村里的18个贫困户结成“亲戚”,可没有少跑腿,帮扶队的同志每年不是送奶送面送油,就是自掏腰包为他们解决购买农资农具的费用,出谋划策帮助他们寻找脱贫致富的好办法。村里的低保户王春雷就常拿帮扶他的党员杨凯越说事,说自从来了供电公司的党员服务队,他不仅知道了许多党的好政策,更是感受到了生活的变化。因患小儿麻痹双腿致残的孙进军坐在供电公司党员服务队员张晋飞送给他的轮椅上,也时常念叨他在城里的好大哥。而这次自己的一个电话,常老弟就这么爽快地答应来帮自己和乡亲们卖小米,供电公司党员服务队的帮扶队员们,真是不没得说。

透过源源不断流出的小米,王抓住似乎看到了帮扶队正将一叠钞票递在了他的手上。

九点多钟,估摸着自己城里的常老弟快要进村,王抓住叫上了六十多岁的张家虎,等在了石门自然庄的村口。冬至日的天,虽然十分寒冷,但他们的心里却暖意融融,脸上满是笑。

人常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本想着马上就能接到自己的常老弟了,可谁知三等两等,等来的却是帮扶队进村受阻的消息,知道村支书要派驻村帮扶队的小伍开车到半路接人,王抓住和张家虎硬要往车上挤。急着想卖米换钱是真,可是想早点见到自己的城里“亲戚”,那也是他的真心。

“你这不是填乱吗?这么一个小农用……”王少江的一声嗔怪,两人只好退了下来。

望着小伍渐渐消逝在视野里的皮卡车,王抓住他们只得随着车辆行进的方向,将视线拉长、拉长,一直拉向远方山口处那条若隐若现的白色进村山道上。

焦急的等待,焦急的盼望。时针划过十点,远方的山口终于出现了车辆行进的影子,一个弯,又一个弯,不一会,小伍的皮卡车终于驶进了村口。

车未完全停稳,王抓住他们已经迎了上去。

石门是泽西的一个自然庄,位于老圪堆山脚下,全村30来户居民的房子,横七竖八地散落在山脚边的一片向阳坡上,村西头的道路,已经在帮扶队的支持下达到了整修,村后山项上,那台崭新的400千伏安变压器在冬阳的照射下正闪现出耀眼看光芒。村民屋项上的十多块光伏发电板,也正饱吸着阳光,为村民们制造着财富。

常跃亮他们的到来,王抓住已经将消息传遍了村子。和村支书王少江商谈的功夫,村子里的群众已经不约而同来到了距王少江家不远处的粮食加工房。打开房门,王抓住一边吆喝着兴高彩烈仍在七嘴八舌议论着帮扶队的贫困户,让他们各自认清自己的米袋子,一边和张家虎将碾好的小米一一打开检查,将收拾干净的小米五十斤一袋,扎紧口袋后整齐的码放在门口的小停车场上。

准备妥当,有人叫来了王少江,并随手找来了纸笔,王抓住和张家虎抬来了磅称,王菊香五十斤、王抓住五十斤……小停车场上顿时又再次热闹起来。一阵忙碌,连同上次收购的,供电公司为泽西村群众推销的小米达到了一千五百斤。

“这是小米钱,你数数”

常跃亮从原志鹏手中接过一沓钞票,随手递给了王抓住,旁边的张家虎和其它群众一见,也一齐围拢了过来。

“这下子我们贫困户的收入又能增加一些了。”望着王抓住手中的钞票,不少人显得十分高兴。

装好车,常跃亮和蔡泽华、原志鹏他们马不停蹄,又开始前往自己的第二个帮扶户张保社以及蔡泽华的帮扶对象卫全太等困难户家中,登门看望了解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

张保社的家在泽西自然庄,距石门不到二公里,“之”字型的公路顺山而下,再转过一个山坳,三十多户村民就生活在眼前那条山沟两边稍微平坦的空地上,虽是村委会所在地,却因地处沙帽山下,山大沟深,交通极为不便。这条“之”字型公路,是村民们从泽西到石门之间的联络便道,原先不到两米宽,帮扶队进村后,投资将路扩展到如今可以轻松通过汽车,天气的因素,路面还未硬化,不过整修过的公路已经大大方便了村里群众的往来。

常跃亮他们就是沿着这个公路从石门下到了泽西。进入村庄,首先看到的就是村东头街道上的村委会,一所小院,干净整洁,门口几块牌子,标示着这就是泽西村的政治文化中心所在,常跃亮和蔡泽华等人来到了支部活动室。

“这是各种上墙板面,这是党员共花名册,这是支部活动台帐记录……”随行的支部书记王少江先行进入后,用手指了指墙上,又将手指向了屋子中央的一方桌子上。

“我们村的支部建设,多亏了咱供电公司的驻村帮扶队,是他们帮助我们规划整修支部活动室,和我们一起建起各种活动台帐,还经常组织党员开展各种学习活动呢”。看得出,干了多年支部书记王少江,提起这两年村内党建工作的变化还是比较兴奋。

村委会出来,常跃亮和蔡泽华他们开始入户走访。临近中午,卫全太的家的锅台上,手工压制的面条正在锅里的开水中可劲地翻卷着,听到自己帮扶队的亲人蔡泽华的声音,他赶紧迎了出来:呀,蔡同志,昨天还念叨你呢,今天怎么就又过来了?大老远的,天又怪冷,赶快进屋烤个火,吃些午饭吧”。看到一同而来的还有常跃亮、原志鹏,腼腆的笑了笑。

“不了,近来还好吧,一个人生活不易,过冬的煤炭、衣物都备好了吧?”蔡泽华边向前靠近,边和卫全太打招呼。

“好了,好了,你放心吧”。卫全太揪起了围在腰间的围裙,搓了搓手,直直地伸向了蔡泽华。

“全太这两天可高兴了呢,生活越来越好,前两天又娶上了老婆了呢”边上有人打趣。

“是么?!”大家欢笑了起来。

距全太家不远,是常跃亮第二个结对帮扶户张保社的家,院子的大门敞开着。进入院子,静悄悄不见人影,众人正疑惑,就听见屋子里窸窸窣窣,似乎有动静。跨上台阶,常跃亮掀起了门帘,才发现张保社的老婆正从炉台上往地板上出溜。一问,原来乘着冬季农闲,张保社外出打工不在家中,保社老婆今年生病住院,目前正在休养中。了解情况后,常跃亮当即从口袋中掏出了一百元钱,塞在了保社老婆手中,回头和蔡泽华、原志鹏商量,看如何能再搞些钱来,帮助一下生病的保社一家。

杨小萍的家在泽西村西头,是常跃亮他们随行的原志鹏的结对帮扶户,常跃亮和蔡泽华、原志鹏他们刚到门口,就见小萍迎面撞了出来:“哦,原书记,听王支书说你今天又过来买小米,上次你已经帮我卖过,这次就不卖了,不过你们快进院子里来,等我一下”。

一转向,小萍径直走向了院子东头的一间屋子里,一阵响动,她折身出了屋门,手中却多了件东西:“这几斤小米是我专门给你预备的,每次来光想着给我卖米送奶,连饭也不吃一口,这次你必须收下。”

“行行行”,见小萍这样,知道推托不过,原志鹏没有多言语,随手接过了小萍手中的米袋。问候了近期家中的情况,临出门,快速将早就准备好的百元大钞稳稳塞到了小萍的衣袋里。不等小萍回过神来,帮扶队员们已经走了出去,急得她干跺脚。

太阳已经偏西,帮扶队员们要返程了,因为路,此时张家虎已经手拿两把铁锹等在了车旁边,非要跟上车为帮扶队整修路面。

消费扶贫,电民情深。两年多来,在供电公司的帮扶下,泽西村群众的生产生活环境早已得到明显改善,村内经济发生明显变化,17个困难户也全部脱贫,但脱贫攻坚的步伐依然没有停止。买小米,只不过是供电公司帮贫助困路上的一个小小插曲而已。

作者简介

吴国斌,男,现供职于国网阳城县供电公司。

温馨提示:

       阅读我们的文章并点赞留言就有机会获得《读者》杂志实体书哦,你的精彩点评还有可能被收录到泽电文学季刊内,福利多多,快来行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