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宏卿 | 年关·赶大集·交猪

散文一: 年关·赶大集·交猪

文 曹宏卿

吃了腊八就是年,腊月二十三就是北方小年。

我回想起孩提时期,正是70年代农业学大寨。农村冬季平整土地修梯田,除天上下大雪外,其余每天都要上地劳动。腊月初八过后,人民公社号召各村各大队组织群众赶“社会主义大集”。

我们西坡村有六个生产小队,是小寨公社较大,人口最集中的村,我家是西坡大队第一生产小队,也是公社最好最富裕的生产小队。那时,大队党支部要求家家户户都得养猪,我家也养了一头够年头的大肥猪。

是日,大队组织各生产小队派出10个劳力,在大队部集合,操锣鼓,扛红旗,打标语,准备“赶大集”。要求各生产小队凡养够年头猪的人家,响午牵猪在村头集合,统一去5里外的公社所在地小寨村集市收购站交猪,以支援国家经济建设……。

我母亲是个旧社会出生的小脚农村妇女。一生都很勤快,很会勤俭持家。母亲经常教育我们兄弟三人要勤劳,勤劳才会有饭吃!家里养了一头够年头的猪已长成,这头肥猪有母亲的大功劳;有哥哥每天在生产队劳动休息时割草饲养的功劳;也有我星期天拔草喂猪的小贡献。

我母亲在早饭后喂猪吃食时,让哥哥把猪用绳拴好绑牢,准备“赶大集”交猪。我家那头猪只要听到我们哥俩的叫食,就会兴奋地吃食听话,很是乖巧!

这天响午,母亲让我邦哥哥赶猪。哥哥前面牵着缰绳走,我手提一根半湿半干的苞谷杆跟在猪后面,边走边吆喝着“啰啰”,吃饱食的大肥猪,甩着长长的尾巴,尾巴末梢还冻结了一个屎疙瘩,一摇一摆,不慌不忙地向村口路走去。也不怕大队锣鼓的吵闹和震吓,只顾听从我们哥俩的呼唤!

小寨公社集市就在小寨村,是公社区域中部,赶集市大小路四通八达。各村大队组织的赶集队伍,豪豪荡荡,前面是横幅标语,紧跟地是锣鼓队和八面红旗手,随在其后的就是各生产小队交猪人家前拉后赶的人们,行走的队伍好不热闹!

当各村的赶集队伍走到大路上,就自觉形成长绵不断的游行赶大集的人猪长龙,非常壮观。在锣鼓喧天的热闹行进中,时而出现猪乱跑,人追赶的埸景,猪缰绳相互交错,人流你追我赶,好不忙活!个别人家的猪发生互咬现象,大肥猪有时将牵猪人拖个趔趄。还有个大肥猪,在家人抽打下,听不惯锣鼓的吵闹,挣脱僵绳跑下路基,在旷野的雪地里四处逃窜。养猪人家忙去追撵,牵猪人还大喊让同村人邦忙,围追乱跑不听使唤的那头大肥猪!三五成群的撵猪人,有在雪地摔倒再趴起来的!有的抓猪尾巴被猪带跑几十米的,只见抓猪耳朵那人被猪跘倒打滚,弄得一身泥雪!脸上的泥点抺得象个花和尚,那腰绳扎绑的单件棉衣也被搓弄地张开,泥雪抹了一肚皮,好不尴尬!就那还得去逮猪。经过三番五次的折腾,总算把猪逮住绑好,推拉到人行的队伍中,几个人才松口气,只见个个满头大汗,浑身是雪泥!还有个人的绵窝窝鞋都跑的不见影了!还得光脚跳进雪地里去寻找!

我家的猪是我兄弟俩喂养大的,能听得懂言语,还算乖巧顺从,虽然也有几次跑窜,但在人群的夹杂中总算被赶到公社大集的生猪收购站。

公社收购站院内院外,就成了人猪世界,牵猪排队验收的队伍足有四五百米。我年龄只有十岁,对生猪验收员的动作十分好奇!只看那人手拃卡在猪的尾巴骨处向猪头量去,嘴唇一动一动地,好象是数数一般。之后,用双手的大拇指顺着猪脊梁骨两侧向下压压,把猪腰部都压到微弯,随后右手顺着猪的背部毛发抺了一把,又拍了一把猪屁股,随声喊到二级乙!紧接着另一个人员就打开磅秤上的铁笼门,在猪主人的推搡下,猪被赶进铁笼子过秤。那过秤人用手把秤砣拨来拨去,稳住后,那人在小本本上用油笔划拉几笔,就撕下其中一张带有收购站红章印的那份,交给养猪的人去结帐。

我家养的大肥猪终于被赶进过秤铁笼里,交了个二级甲,121斤。哥哥让我去结帐处排队,我在队伍的后面回头看见哥哥解下僵绳,那过秤人打开了铁笼另头的门,我家大肥猪心不情愿地哼哼唧唧摆头,慢慢地走出铁笼。在矮墙的那边,一步三回头的怏怏而去!哥哥也站在那里许久,直到看不见大肥猪的身影,才来到结帐的窗口前。这时,我看到哥哥的脸上表情,既有微微的喜悦,又带着丝丝伤感!

结完帐,哥哥将一沓蓝色夹粉红色票子折回装进他那红卫兵服上衣口袋中,并扣好扣子,还用右手拍压了几下。随后在另一个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张纸条看了看,又装了回去,就拉着我走向农业合作社商店,秤了二斤“大青盐”,扯了二尺青花布,哥说妈妈给弟弟做新年外罩衣。我点了点头,没吱声!就跟着哥哥走,出了合作社商店门,哥哥又忧郁了一小会,拉我回到商店内的食品柜台,掏出一毛钱买了十块糖,把一块剥掉玻璃纸的糖喂到我的小嘴巴里,我瞬间感觉到糖果是那样的甜蜜,小舌头不停地在嘴里搅动,兴高釆烈地拉着哥哥的手去小寨公社戏楼看戏去了……!

我第一次走五里路赶大集看戏。戏楼座北面南修在小寨沙河边,我问哥哥,焦岱镇的大戏楼为啥在镇中间大埸上?而小寨戏楼却在河滩边上!哥回我,小寨公社人少集小,河滩又低又不占地,看戏方便。我的小脑袋又点了点头,接着看戏《血泪仇》!

不知过了多久,哥问我饿不?我顿觉肚子在闹饥荒,看到哥哥好象想回家,但又舍不得离开河滩,却又听到哥哥说,咱俩赶紧回家,妈可能把面都擀好了!于是,我们哥俩手牵着手,穿过密集的人群,抄小路一路小跑地赶回家中,向母亲谝了些赶大集交猪的趣事……

作者简介

曹宏卿,汉族,笔名:曹六龄;出生农家,自幼自强自立,八十年代初工科大专学历;为祖国边疆安全弃教从武十六载至校级军官;戍边期间军内专业刊物有文稿刊登;转业地方后从事国家电力建设,依然笔耕不辍,因工作原因在陕西电力系统新闻报道散有文章发表;其散文,诗歌,游记在省内外多家报刊纸质、网络媒体刊载;网络文学平台刊转载文作近五十篇。不惑之年,淡泊人生,心灵从喧嚣都市红尘走向宁静的大自然。每天除上班外,读书学习,练习书法。在平凡的生活中发现不平凡,在恬静广阔的山林田园窥探自然与生命的真谛。现学习文学创作,并成长为【中原诗词研究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蓝田散文创作基地】会员;【作家摇篮】杂志社签约作家。

《在蓝田》投稿特别声明:

《在蓝田》平台已开通:原创保护、留言、赞赏功能,欢迎投稿。

一、投稿人须完全确认自己所发内容属自己原创作品,文章请以Word文档格式发送,在其他平台已设置原创的请勿重复投稿,如有抄袭一经发现,作品永不录取。所有投稿文章在两周内录用。

二、投稿时请附个人简介和清晰照片/文章配图(均jap格式),诗歌、诗组不低于三百字。来稿前请仔细斟酌、完善自己的作品(段落、标点符号、字词的使用是否规范),一经录用,如有删减请勿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