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庄轶事〔6〕蒲草与蒲花站

   

郑庄轶事6

文‖曹芸

蒲草与蒲花站

蒲草在我们老家称为蒲。沟边、河畔、湖荡都有它们的身影。

春天是万物竞发的季节,小草绿了,柳树青了,梨树白了,桃花红了,蒲草也从水里探出头了。过了个把月,蒲草就出落地亭亭玉立了,对生的片装的叶子是柔韧修长的,十分富有弹性。临水照影,摇曳生姿,蒲柳之态,令人艳羡。

夏天,蒲草越发高了,蒲草叶越发饱满丰盈,像个丰腴的少妇。蒲草的中部抽出一根长长的杆,顶部嫩黄的部分是蒲草的花,我们称它为蒲黄。蒲黄下面似火腿肠状的部分是蒲草的“果实”,细看也像蜡烛,所以蒲草它的正名叫水烛。

蒲草是广泛生长在家乡的一种集食用、药用、生活用品于一体的野生水草植物。其假茎白嫩部分和地下匍匐茎尖端的幼嫩部分(即草芽)可以食用,味道清爽可口,我们称它为蒲儿菜;老熟的匍匐茎可做浴汤、饲料。蒲黄可以入药,据《本草纲目》记载,蒲黄主要功能止血,化瘀,通淋。用于吐血、衄血、咯血、崩漏、外伤出血、经闭、痛经、脘腹刺痛、跌打肿痛、血淋湿痛。蒲草收割后,还可以用来编织蒲席、坐垫等生活用品。据史料记载,用蒲草编织生活用品和工艺品,在我国有着六千多年的历史。

蒲草因为自然而可贵,因为保健而完美!

所以,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供销社大肆收购蒲黄和蒲棒头。起初,我们村是没有专门收购的站点,抹下来的蒲黄,打下来的蒲棒头都是到邻村杨桥的供销社或者到山阳镇供销社去卖,路途远,不方便。许是镇里看到商机,于是便在我们村大寨河边上建了一个收购点——蒲花站。一溜五六间高大的瓦房,前面有比较空旷的晒场,正好适合晒蒲棒头。蒲花站除了收购蒲黄蒲棒头还代售各种农资用品和生活用品。有了这些,冷清的大寨河就渐渐热闹起来了。

抹蒲黄的时间好像在暑假期间。为了腾出两只手来抹蒲黄,盛蒲黄的小篮子用带子系好挂在脖子上。蒲黄长在蒲杆的顶端,抹蒲黄时,个高的要踮起脚尖,个矮的就将蒲杆拉弯,将蒲黄从上面抹下来。蒲黄成熟后,颜色不必说当然是金黄色,抹的时候金粉飘散,弄得人头上脸上衣服都是星星点点的黄色。手更不必说当然是金色的了。由于抹蒲黄的人很多,庄子周围的蒲黄很快就被抹完了,我们就去比较远的地方抹蒲黄,那里有蒲草那里就有我们的身影。我去最远的地方是小汕子边上的幸福圩两边的蒲草滩。有一天下午,我兴致勃勃地挂着篮子出发了,从我家同心河一路搜寻,河边蒲草上蒲黄不见踪影。直到小汕子,们沿着幸福圩向东走去,不久就发现了一大片蒲草,蒲草杆上的蒲黄闪闪发亮,诱惑着们加快了步伐。突然,们像被钉子钉在地上似的,脚似乎有千斤重,挪也挪不开。们冷汗直流,欲喊无声。你猜,们看到什么了,蛇,一条很大的蛇。究竟有多大,们也搞不清,那条蛇就那样担在幸福圩上,既看不见头也看不见尾,身子有碗口那么粗,颜色灰黑色发出莹莹的光泽。们既不敢前进也不敢后退,们怕蛇发现动静,改变方向。们就那样站着一动不动,连大气也不敢喘。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大蛇游进了那片蒲草,不见踪影。们也掉头狂奔,一口气跑出两里地,还不时的朝身后看看,生怕大蛇跟过来。再好的蒲黄们也不要了。们抹蒲黄的历史就此结束,真是一朝见大蛇,从此不抹黄。

抹下来的蒲黄要进行晾晒,晒干了蒲花站才能收。在蒲黄成熟的日子里,庄子上家家都大匾小匾的晒上了蒲黄。黄黄的金色,暖暖的希望。鼻子流血了,冲点蒲黄喝喝;手指割破了,弄点蒲黄抹抹。蒲黄晒干了,送到蒲花站换回三五块钱,每个人都喜滋滋的,这样的日子有盼头。

八九月份是打蒲棒头的时间。记得庄上的叔伯婶婶们打蒲棒头都是撑着船去的。一般都是五更天就出发了,很快就满载而归。蒲棒头大多数直接卖给蒲花站。那些日子,蒲花站是最热闹的,你来我往,大呼小叫,有为三五斤重量斤斤计较的,有为三五毛钱争得面红耳赤的。收购站的人忙得有条不紊,过磅秤的过磅秤,记账的记账,发钱的发钱。不久蒲花站就成了蒲棒头的天下了。院子里堆的是蒲棒头,道路边晒的是蒲棒头,仓库里存放的是蒲棒头。成堆的蒲棒头晒干了,又被运往需要的地方。那么多的蒲棒头去了哪里,又被用来干什么?谁也不知道。人们只知道继续去打蒲棒头,直到打完为止。

割蒲草也是秋天,那时候,我们学校周边的池塘也长满蒲草,是属于学校的产业了。割蒲草也是我们勤工俭学的一部分。割蒲草的时候要下到齐腰深的水里去割,挺费力气的。割蒲草前,老师都要把女生留下问话:“你们有没有不方便的,如果有就告诉我。”后来,总有一两个女生不用参加劳动,们当时还以为老师偏爱她们,后来才知道是因为生理期的原因。你说,们傻不。蒲草割下来就有人买走的,如果当时没有人买的话,就把它晒干,然后再卖。买蒲草的人大多数是运河东的人,他们买回去用来编蒲包蒲扇或者蒲团,那时候,我们运河西的人不会这些,后来有人学习编蒲包了,但没有形成气候,蒲草还是习惯性的卖掉。蒲草其实是个好东西,因为天然野生,蒲草就具有天然防虫、防蛀的功能;因为它生长于水中,而不被水所侵害,蒲草就有了天然防潮、除湿的功能;蒲草内部呈网状结构,因此蒲草有一定的弹性,刚刚坐上不觉得软,坐久了也不变硬;蒲草编织的产品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冬触不凉,夏触不热,实用性强。所以啊,当时即使有再多的蒲草也不愁卖不掉。

蒲花站因为蒲草热闹非凡过,蒲草因为蒲花站身价百倍过。有聚就有散,有因就有果。随着经济的发展,个体经济的活跃,供销社也开始走下坡路,我们村的蒲花站也不能幸免。渐渐的蒲花站门庭冷落,生意难以为续,最后关门大吉。如今,蒲花站的房子静立在大寨河边,冷眼旁观着世事的变幻。或许它也在期盼着有一天再热闹起来。

觉得本文不错,打个赏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