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山旧事|捡茶籽

 

每当这个时候,茶树花落了,开始结茶籽了,辛苦了一年的茶树终于可以休养生息了!对于大人们而言,要掘茶地准备松土施肥了,对于我们孩子,欢乐还在继续……

        一有空,漫山遍野奔跑就是我们的日常,此时,已经开始有人来收茶籽了,于是,卖茶籽成了我们赚零用钱的好办法!

       一放学,就开始邀约伙伴,拎上小中装篮,在村口集合。捡茶籽也是有固定去处的,我们基本的路线在烂泥闶和鲍坟。这里茶树没有青龙山的那么密,而且茶园一档一档呈阶梯状,站在下面这一档就能捡到上面这一档茶树底下的茶籽,非常方便!这里的地势也没有像大山那么陡,比较容易找到平坦的地方,一群人在一起玩起来也比较方便。所以,这里成了我们捡茶籽的天堂。

       我们拎着篮子,走在乡间小路上,穿过上账门口,踏上龙门溪上的搭石,梳着马尾辫或两把冼帚(刷锅子用的竹器具)的女孩们翘动着辫子,在仅容一人通过的田间小路上快乐穿行,整齐的队伍,塔塔的声音,无人指挥却胜似有人指挥。

       来到茶山,伙伴们开始自由行动,各自穿梭在茶树之间。我选一档茶树,开始盯着茶树底下,只见圆圆的褐色小茶籽就静静地躺在茶树底下的黄泥上,看着有好多颗呢,一阵狂喜,赶紧放下篮子,左右手开工,麻利地把地下的茶籽迅速捡起扔进篮子里。一般来说,一片茶地开花结籽在差不多时间,看来这一片有很多的茶籽。我挨着档头,一丛一丛捡过去,果然,一档结束,捡了不少。

       到了平地,一墩一墩茶蓬(一棵茶树龙坞话叫一墩茶蓬)和我们在同一地平线上,因此,各种的姿势都有了。用手掰开茶蓬,看看底下,没有,再换一墩,哇,好多颗!赶紧把篮子放边上,开始捡起来。文雅的,顺势蹲下,一手掰着茶蓬,一手快速地捡起来。狂放的,索性双膝跪地,头都快钻到茶蓬底下去了!每次收工回家,大多数伙伴裤子膝盖这里都是黄泥,我自然也属于其中之列!

       茶籽有饱满的,也有空壳,为了多卖钱,管它饱不饱满,捡进算数。有的茶籽还没完全掉落,但已经在茶树上裂开了,张着小嘴,也很撩人,我们把它摘下来,剥出茶籽;也有还没开裂的,看看比较饱满,就索性连壳摘了带回家,到家里晒上几天或者让皮烂一下再挑捡出来,但这些到了收茶籽的人那里,是要和你论斤论两的。要是自己家排茶蓬用,那可是千万不能马虎的,为了来年茶蓬长得好,妈妈特地有交代,不仅不允许把空壳捡回来,瓜子瓣茶蓬的茶籽也不能捡,这是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必须十分认真对待这件事,多了份责任在身上,自然也少了乐趣。但更多的时候妈妈怕我们挑不到好茶籽,不放心我们去做,自己亲力亲为了!

当茶籽积累到一定数量,我们就准备去供销社卖钱。根据茶籽的质量,最高可卖两角钱一斤,我们捡的是不可能卖到这价钱的,一般在一毛五左右。要是卖到一毛八已经很不错了!当然,最差的时候一毛二也有。收茶籽的茶站在葛衙庄,有两公里左右的路。到了双休日,约上伙伴,背着一蛇皮袋茶籽出发了。我们一边估摸着能卖多少钱一边讨论着可以用这些钱来干什么,一路上欢声笑语,也充满了渴望与梦想。

      来到茶站,只见地上摊满了圆滚滚的茶籽。我们从肩上甩下袋子,收茶籽的人立马迎上来,打开袋子,随手抓起一把,用心估摸着空壳的数量,这也是最紧张的一刻,多么希望从他嘴里蹦出“两毛”的价钱,可总不得如愿以偿。说好价格,把茶籽放上磅秤,看着收茶籽的人小心翼翼地拨动着杆子上的秤砣,我也猫着腰细看。我们这一袋子,看上去虽多,但茶籽起不了份量,这么大一蛇皮袋也顶多二十来斤。等秤杆平了,他就管自己走到账桌上用算盘一打,其实,我心里早已经算好了。等算完,他告诉我钱数,便拿出一叠毛票蘸着口水开始数起来,一角,两角……我仔细地盯着,生怕他数错,看着他数,真有种迫不及待想拿过来的感觉!

       接过毛票,再细细地数一遍,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卖回来的钱就成了自己的零花钱,这可得省着用,因为一年之中能赚到钱的机会是不多的,就靠这样的小零活一点一点积攒起来。除了买学习用品外,实在馋得慌才买些零食吃吃。现在想来,也许只有自己辛勤劳动换来的才容易懂得珍惜吧!

      现在茶蓬都挨挨挤挤的,也不太有人去捡茶籽了,要是需要茶籽,大家都喜欢排龙井43号了。世事总是在不经意间变化着,小的时候,虽然穷,但很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