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菜丰收之后》张伟

   

花菜丰收之后

张伟

老张,今朝花菜几钿一斤?哪里收?

老王,奥去话伊,好看咯一角,勿好看咯八分。通商镇勒收。

菜农老王一听这行情,回头瞅了瞅电动三轮车里装得满满的花菜,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脸上的皱纹更加纠结了。想想这半年来,从高价买花菜籽儿、育苗、播种、浇水、施肥,除草、灭虫,收割,老王每天起早贪黑的,风里来雨里去可没少花精力。花菜似乎也通人性,不敢辜负老王的精心培育,长势喜人,颗颗玉盘似的雪白雪白的。谁知今年冬天老天爷发了疯似的一连下了四十多天雨,仅有两场小雪点缀,气温楞是降不下来。这样的天气对花菜的生长却极其有利,中兴镇的菜农们几乎都迎来了大丰收。往年这个时候北方各地的蔬菜通常经不住严寒而欠收,难以满足市场需求,崇明花菜便成了蔬菜市场上的香馍馍。无论是菜农还是菜贩子,都赚的盆满钵满。而今年则不同,由于天气相对暖和,北方各地的蔬菜自给有余,加之崇明花菜口感一般,自然受到冷落。花菜丰收的同时滞销也难免。老王光着脑袋将电动车的电门拧到底,一路向北疾驶,顾不得北风凛冽,唯恐菜贩子收满了拒收。不消一刻钟时间,老王便来到了位于中兴镇北部的通商镇收购点。这个收购点对于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在每年花菜上市的季节,几乎每天都要往返几次。这里记录了菜农们无数个辛酸和喜悦的点滴瞬间。

老王的运气不错,此刻正好停着一辆山东牌照的大卡车,花菜已收了约莫大半车。操着一口山东口音的中年大汉冲着老王叫嚷:“8分一斤全要了。老王张着嘴,刚想说:能不能再高点?转念一下,堵在喉咙口的话硬是咽下去了,好咯,称一称。眼里尽是言不由衷的神情。手却很麻利地把花菜迅速地搬到磅秤上的筐里,称完一筐将花菜扔上卡车,一边在一张折皱的纸上记着重量,显得十分庄重,紧接着重复下一筐的称重过程。山东汉子对此一脸的不屑,只是口头上报着重量,并不用笔记录,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总算把电瓶车里的花菜全部称完了。山东汉子不假思索地对老王说:大爷,一共620斤,八分钱一斤,应给你496毛,就算50元吧!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崭新的100元递给老王。老王接过钱,本能地用手一捏,却并不急于找零钱。而是用笔在折皱的纸上仔细核算着重量,算了一遍又一遍,才缓缓地抬起头说:大兄弟,重量你多算了,我这一车花菜才517斤,八分钱一斤,413就够了。说完这话,老王又捏了捏100元钞票,然后手颤巍巍地伸进裤兜里掏出皮夹子准备找零钱。旁边的菜农无不啧啧称赞。山东汉子黝黑的脸上一片通红,似乎为自己的失误羞赧不已:大爷,您真实诚。我这里有零的,您把这百元还给我。不等老王答话,山东汉子已经把百元拿了回来,从腰包里仔细地拿出413,数了又数,然后双手毕恭毕敬地递给老王。

老王拿着钱,会心地朝山东汉子笑了笑,算是谢过。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太阳高挂,晒在身上暖暖的。老王年轻的时候在村里当过会计,天天与钱和数字打交道。熟悉老王的人都知道,他有一项绝活,那便是真钞只需摸一遍,从不摸第二遍。从未出过任何差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