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层》(126)清车底

     

清车底的流程是当运煤车从煤矿拉来煤进入煤厂的时候,先在大院里面靠近门口的地方,那里有地磅,拉煤车先开上地磅秤总重量,过完地磅之后的拉煤车,进入到卸煤场地,在于好的指挥下,停在指定位置,然后运煤车司机用自制的专用工具,把拉煤货车两侧的六个口,共十二扇铁车门打开。

铁车门完全打开之后,其中一个铲车司机,操作抬起大铲,用大铲从打开的运煤车的车门,从一侧用大铲把车厢里的煤用力推向另一侧,推向另一侧的煤炭离开了车厢落在了地面上。从车头开始,沿一面的三个敞开的车门,依次推车厢上的煤炭,一直把三个车门推完为止。

这个时候,拉煤车的车轮被铲车推落在地上的煤炭所掩埋,货车启动但是靠自己的马力,无法开走,推完车上煤炭的铲车,来到货车的后面,把大铲卡在货车的后梁,举起大铲,同时也把货车的后半部分抬了起来,脱离了地面,货车被煤炭掩埋的车轮也脱离了煤炭的拥抱,这个时候,货车司机开始加大马力,在铲车的推举下,货车开离了卸完的煤堆,在前方十多米的地方停下。

这个时候,另一台铲车发动,把上一台铲车推落地上的煤炭,一铲一铲地推向煤炭的大堆。

而在车厢里推落煤炭的铲车,此时又来到停在前方十多米的那辆货车一侧,仍然是上一次推落煤炭的同一侧,举起大铲,在货车司机把扶车门的同时,用大铲继续推着车厢里剩余的煤炭,一直到车厢里的旮旯胡同,边边角角,大铲无法推取到为止。

到这个时候,两个穿着黄马甲的清车底的人员正式登场,穿黄马甲是因为黄马甲上有夜光条,在晚上作业时,在车灯的照射下,比较显眼,能起到很好的安全警示作用。

因为拉煤的货车车厢板都比较高,而且都没有抓手,所以上拉煤车车厢的时候,要用双手扣住车厢大铁门的边缘,脚蹬车轮,靠着臂力的上拉和腿部的蹬力,向上蹿爬上车厢,所以清车底的活,只能年轻人腿脚利索的人能干,岁数偏大一些腿脚不利索的人,别说清煤,第一步连车厢都上不去。

进入车厢的两个人,打开绑在安全帽前面的头灯开关,在头灯光亮的照射下,用手中的板锹,把铲车大铲没有推到的车厢里的剩余煤炭铲起,一锹一锹地扔下货车。

这个货车上剩余的煤炭清干净之后,跳下货车,此时另一台进入场地的拉煤车,车厢里的煤炭被铲车推过两遍以后,清车底人员用同样的办法,进入那辆货车的车厢,继续清理这辆车的剩余煤炭。

而前一辆车厢完全被清理干净的货车,开始关上车门,驶出煤厂,到来时过磅的磅房,开上地磅,再称量一遍货车的自重,这样也就知道了此次运来煤炭的吨数,因为货车拉煤的运费也是按吨结算。

拉煤车一宿能跑两次,第一批来的货车卸完煤炭,大约到一两点钟,货车再返回去煤矿拉煤,第二趟回到煤厂的时候,大约都在早上六点左右。

所以铲车司机和清煤底人员在两点完成任务后,就可以回到休息室睡上一觉,直到六点左右的第二趟拉煤货车的到来。

今天是虎王煤厂今年第一天储存煤炭,因此拉煤车并不多,一共只有八辆拉煤车到来,并且来的时间也比较晚,十点才进入大院,第一辆车过完地磅开到卸煤地点时,时间到了十点三十分,并且今天来的货车有六台是旧车。

清车底的时候,拉煤来的货车越新,剩余在车底的煤炭越好清理,越陈旧越不好清理,因为刚买不久的新车,车厢板和车厢底都比较光滑,剩余的煤炭,用板锹向前推送,煤炭在板锹的推力下,沿着光滑的车底前进,一直被推出车外,清理这样的车底,速度快而且还省力。

如果是使用了很久的破旧车,那就很费劲了,这样的货车,车厢板和车厢底,都变得高低不平,而且大多有破损的地方,用板锹根本推不走车厢里剩余的煤炭,只能用板锹把煤炭撮起来,一锹锹扔到车下面,在用板锹撮煤炭的时候,高低不平和破碎的车厢底板还挡锹,把煤炭撮起来都不容易。所以给这种货车清车底,速度慢而且特别累人。

今天第一轮的八辆货车的车底剩余煤炭,李国前和李平两个人,用了将近两个小时才清理完成,回到休息室的时候,已经午夜十二点多钟。

李平到于好的休息室,用一次性纸杯倒了两杯热水端了过来,放在木板上。把从家带来的食物丛方便袋里取出,也摆在了木板上,两个人开始吃夜宵,带来的食物有香菜拌猪肘子肉,干豆腐抹豆瓣酱卷小葱,白面油饼,还有两个西红柿两根黄瓜。在夜宵来讲算是很丰盛,李国前问李平:“怎么带这么多食物,都是在家里带的吗?李平告诉李国前小葱和西红柿以及黄瓜是从家里面带的,其余食物,是在来之前在市场购买的。”

带来的食物太多,两个人吃了一半后,就吃不下去,这些食物除了蔬菜之外,其它剩余的食物只能扔掉,现在的热天,这种食物不放进冰箱,在闷热的房间放上一宿,基本就变质不能再继续食用。

在虎王煤厂清车底的这一段时间,每天晚上的夜宵都是李平准备和购买。李国前只是坐享其成。

吃饱喝足,穿着脏衣服躺在脏被褥上,把黄马甲垫在脏兮兮的枕头上,各自躺在自己的床铺上,李国前每当变换新地方时,就不容易睡着,闭上眼睛在数绵羊,数了很久都没有睡着,而李平躺下没有多久,呼噜声就开始响起来,在呼噜声数着绵羊,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国前也进入了梦乡。

正在睡得香甜时,于好推门进来,喊醒了李国前和李平两个人,喊两个人起床,准备开始干活。

李国前睁开眼睛一看,天已经大亮,拿起手机来瞅了一眼,时间显示早上六点整。同时听见外面铲车启动的轰鸣声。

李国前和李平赶紧从木板床上爬起来,因为天大亮,已经用不上头灯,两个人穿上黄马甲,带上安全帽,拿起板锹,走出了屋门,来到屋外后打了个哆嗦,虽然到了六月中下旬,可好力河的早晨还是很凉,两个人把衣服的拉链往上拉到脖颈处,向储煤场地走去。

这次第二轮的八台车都已经过完了地磅,在储煤场外排成一排停放。听到铲车开过来的声音后,排在第一位的车辆启动,进入了储煤场。

早上天光大亮时干活,不管是铲车推煤,还是李国前和李平两个人清车底,都比晚上要舒服很多,虽然那几辆破旧车的车底依然不好清理,但毕竟比晚上黑乎乎时要好很多,这一轮的八台车,李国前和李平用时一个半小时就把车底全部清理干净。

货车开出了煤厂,李国前两个人和两个铲车司机回到了休息室,这个时候,于好在厨房已经煮好了挂面,招呼四个人赶快洗手洗脸吃饭。

两位铲车司机只是洗了一下手就走进了厨房可李国前和李平就不一样,和煤直接接触,手已经变成黑熊掌,脸上更是被煤灰涂抹成漆黑的锅底。两个人用洗脸盆里的水把手和脸弄湿,倒在手掌上一些洗衣粉,用力揉搓着双手,然后再用双手摩擦脸部,脸盆里的水马上就变成了可以写字的墨汁。把这些墨汁倒掉后重新换上清水,再加洗衣粉搓洗如此反复三遍,脸盆里的墨汁水的颜色才变淡一些。

也只能先洗到这种程度,等回到居住的地方洗热水澡时,再好好地把手和脸彻底洗干净。

两个人走进厨房,在大锅里用筷子捞取面条到碗里,浇上西红柿鸡蛋卤子,开始大口吃了起来。

早餐吃完以后,于好把李国前和李平的工钱交给了李平,等待小老板的皮卡车来接四个人回市区,于好是不能回去,他要在煤厂看家。

于好给小老板打过电话,小老板说让大家等一会,他现在在建筑工地处理事情,过一会来接大家,这一会也不知道是多长时间,李国前就拿起板锹,找了一个方便袋,来到大院后面的草地上,一边挖野菜,一边等待小老板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