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青一体,区域经济发展如何再平衡?

     

期盼已久的济青高铁终于要通车了。再过一个月,真正意义上的时速350公里的高铁正式在齐鲁大地上飞驰,济青终于闭环了1小时的交通距离。这一天,整整期待了4年多。尽管两个重点站济南新东站与红岛站仍然备受诟病,但至少城际交通取得了大的突破,山东省两大经济引擎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1小时生活圈。

那么,接下来,济青区域经济如何再平衡?如何实现真正的双城融合?山东省如何书写这本《济青双城记》呢?

我们先来看看国务院对于济青的国家定位:

济南:济南是山东省省会,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环渤海地区南翼的中心城市。

青岛:我国沿海重要中心城市和滨海度假旅游城市、国际性港口城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定位上,我们可以看出:济南是立足山东,辐射环渤海;青岛市立足中国,辐射全球;城市之间的发展方向与社会经济地位一目了然。

而从实际的双城发展现状来看,济南是典型的土地财政城市,房地产发展规模较大,依赖度高。在全国35个大中城市,2017年济南土地财政依赖度高达129%,全国名列第五。反观青岛,则主打产业牌,2017年土地财政依赖度仅仅为30%,仅为济南的零头。两座城市的发展模式与后继潜力迥然不同。

目前,青岛已形成了以海尔、海信、澳柯玛、朗讯、LG为核心企业的家电电子产业群,以大炼油、二甲苯、芳香烃和PVC为核心产品的石化产业群,以轿车、轻重卡车、客车及车辆零部件为核心产品的汽车产业群,以集装箱船、游艇及船舶零部件为核心产品的造船产业群,以港口运输、集装箱作业等现代物流、临港加工分拨、港务机械制造为核心行业的港口经济产业群等六大集群。产业集群基本上呈现了三种模式:海尔模式、即发模式和中船重工模式。

作为“中国制造2025”示范区,青岛形成了以智能家电、轨道交通为主导,以纺织服装、石油化工、食品饮料为基础,以海洋制造为特色,以新一代信息技术和人工智能为新引擎的产业体系。其中,智能家电和轨道交通力求打造为世界性产业集群。作为智能家电的龙头企业,海尔、海信等产值均过千亿元,2020年有望突破3000亿元;中车四方股份等三大整机厂作为轨道交通行业的代表,产能规模居全国前列,2020年或将突破1000亿元。

一座城市,需要自问一句:离开了房地产,你还剩下什么?

产业之城才是可持续发展的希望之城,而地产说到底还是资源属性。若无投资概念加持,地产终究潜力有限。这几年,除了传统的住宅地产,兴起了名号各异的产业地产,包括科技地产、文旅地产、医疗地产、文化地产。究其原因,还是经济上的一种价值回归。

目前,济南已经规划了新旧动能转换示范区,作为未来的城市发展希望之光。作为千年历史的老城,作为山东的政治中心,经济上的突破与发力必然困难重重。但不克服阻力,不去除土地财政,济南未来之路将星光黯淡。

为此,山东省规划,到2022年,济南、青岛、烟台“三核”要建设成为全国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发展高地。其中,青岛基于科研实力和创新能力优势,培育和聚焦一批世界领先、全国领军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企业,着力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推动人工智能、集成电路、智能家居、虚拟现实等产业发展,构建互联融合智能安全的信息技术产业体系。

济青高铁通车后,鲁西与胶东经济一体化格局日趋形成。但产业上的融合与对接之路仍需时间。这既有山东经济的整体结构性问题,也有地区经济的不平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