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无奈的歌

 

一天,一个心理学家到一家邮局里,排队等候寄一封信,无意中他注意到柜台里那位职 员似乎一脸无奈的样子。

    心理学家突然心生一念,想试着使这位小职员高兴起来,不过他告诉自己:“要使他高 兴,使他对我产生好感,我一定得说些好听的话赞美他。”于是他又扪心自问,“这人身上 究竟有什么值得我赞美,而且是我由衷地想赞美几句的呢?”心理学家静静地观察片刻,最 后终于找到了。

    当他开始替心理学家把那封信件过磅秤时,心理学家立即随口友善地说了一句:“真希 望哪天我也能有你这一头漂亮的头发!”

    他抬头望了心理学家一眼,先是显得有些惊讶,随即绽放出一抹笑容。“哪里,我这头 发,比起以前可差多了!”他谦虚地说道。听了这话,他心情果然好转,并热情地跟心理学 家聊了好一会儿,临走,还补充一句道:“其实有不少人都很羡慕我这头黑发呢!”

    立世存身:让他人感受到自己的重要性,进一步扩充自己的发展空间。人一旦觉察到了自 己的不可替代性,就会更加积极的去努力。

 游小三峡2

  全艇的人兴会淋漓,谈笑风生。本来已经够美妙绝伦的山水,仿佛更增添了几分妩媚,山仿佛更清,水仿佛更秀,连小艇也仿佛更轻,飞速地驶在绿琉璃似的水面上,撞碎了天空中白云的倒影,撞碎了青峦翠峰的倒影。我们此时真仿佛离开了人间,飘飘然驶入仙境了。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无法走到小三峡的尽头,也就是大宁河能通航的120公里。走了大约一半的路程,我们的小艇就转回头来,走上归程。

  沿岸的风光我们已经看过一遍,用不着再讲解、翻译。活泼的导游小姐也坐下来休息了。又因为此时已是顺水行舟,艇速极快。艇上的人也多半坐在那里,自由交谈,甚至有人在闭目养神。一切都比较清静,没有来时那样的兴奋和激动了。

  然而日本学者却突然又兴奋活跃起来。他们站起身来,又是招手,又是欢笑。原来他们在一艘逆水而上的游艇上看到了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他也来游小三峡了。这真是一次意想不到的事情。两艘游艇,一只上水,一只下水,擦肩而过,只在一瞬间。可艇中的宁静的气氛再也保持不下去了。中日双方的学者们,还有专程陪我们游览的县委书记和随从们,精神又都抖擞起来,小艇又载满了欢声笑语了。

  我在这里顺便插上几句话。回到北京以后,我在《人民日报》上读到了林林同志翻译的中曾根的俳句《小三峡舟行》:

  一泓秋水分山脉,

  波光何碧绿。

  伴赤壁凝立,

  望澄澈之秋空。

  可见此时不是政治家而是诗人的中曾根康弘先生是多么陶醉于中国的山水中而诗兴淋漓了。

  回头再说我们小艇中的情景。大家看到了日本的首相来游中国的小三峡,可见小三峡吸引力之大。大家把话题一转,自然而然就转到了中日山水的比较上。日本全国山清水秀,几乎可以说,全国就是一个大花园。日本人爱美之心和洁癖,扬名世界。每一个家庭,门前总有一个小花园。哪怕只有一丈见方,也必然栽上一棵松树,种上一些花草,看上去美妙无比,真令人赏心悦目。天然景色也并不缺少,像富士山、箱根等等著名的风景胜地,更真正能拴住游者的心。但是,日本毕竟是一个岛国,地方是有限的,像中国的大、小三峡,在日本是无法想象的。即使造物主想对日本垂青,他也无法把大、小三峡安放在日本列岛上。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实。

  大家七嘴八舌,畅谈不休。日本朋友看上去也非常兴奋,兴致很高。他们心里怎么想,我当然不得而知。然而在这气象恢宏,鬼斧神工般的小三峡中,大自然景观的威力压在每一个人头上,令人目眩神移,谁也无法否认摆在眼前的这个事实了。

  对我个人来讲,过去不知道有多少次了,我目击祖国的名山大川,常常感慨万端。过去我朦朦胧胧不甚了了的小三峡,现在又摆在我的眼前,我说不出话来。自然的伟大和威力,我这一支拙笔是描绘不出来的。我虔心默祝,感谢大自然独垂青于我中华,独钟爱我们的赤县神州。我感到骄傲,感到光荣,觉得我们这一片土地真是非常可爱的。这种感觉或者感情,将永远保留在我内心深处。